他凭一手做了32年的生烫及拌面,回头客很多,十次路过九次在排队

2017-12-01 08:13

幡然回忆时,

你仍然还在。

局口拌面

食物总是有种奇特的魔力,

在味蕾跳动的瞬间,

偷偷溜进你的脑际,

在你模糊时,深深扎根,

以至于,成了那挥之不去的夸姣滋味。

那年黄昏,

不安分的孩子瞒过家里,

从补习班上逃出,

在中山路上,

捧着烧仙草一路闲逛,

拐进只要一人宽的冷巷,

点完单,缩在小小的板凳上,

兴奋地聊起新出的漫画。

“谁的拌面和扁食猪腰汤?”

谈天被打断也没人在意,

忙不迭挥手:“这儿这儿!”

接回刚刚话题的一同双手不断,

直至每根面条上,

都均匀裹满甜辣酱及花生酱。

在来往不断的门客告知着各自的喜爱声里,夹杂着刺溜刺溜的吸面声。

空气中飘散着芹菜与姜丝调配的清新滋味,厚重且浓郁的花生香扑鼻而来,成了记忆中少时的滋味。

大概是过分满足,

以至于全部氧气都供到胃里,

大脑缺氧的那一瞬,

这份滋味就悄然钻入了脑际深处。

顶着南边湿冷的风转入巷中,

往前方烟雾腾腾的当地走去。

“老板,一份拌面、

一份扁食猪腰汤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冬日里来此,

更情愿站在料理台旁,

看着老板双手翻飞,

汤水的蒸汽在空中逐渐散失。

好像这样,就可以沾染到少许暖意,

遣散下南边冬季刺骨的寒。

热火朝天的汤水灌进口中,

暖意从小腹处一点点分散,

整个人也就逐渐活过来。

大概是逆反心理作怪,

总有一段看什么都不顺眼的时光,

哪怕是最初深爱的滋味。

暗淡狭隘的巷子,几张小桌、一张台、几个暗黄的灯泡加上一块招牌和一块挡雨的布构成的店面,下雨天就开端积雨的小路,各种细节都让自己对这店益发厌弃。

那段时间,

喜爱的是哪些摆盘精致、

环境优美的店肆,

在那种当地,

随意按下快门,

都能收成一张,

看起来岁月静好的图片。

本以为尔后与这店再无交集,

安知离开厦门今后,

这家小小的破店,

竟成了念念不忘的家园滋味。

牵挂厦门清晨热烈的集市,

想滨海路洁净美观的海边,

想鼓浪屿上的百年糍粑,

想思北的花生汤,

还牵挂,

局口的生烫。

念头根植于心,

就开端生根发芽快速生长,

冬季里生烫氤氲的热气,

夏天里拌面浓郁的花生香,

在脑际里不断反转,久久不散。

“来,小妹吃点什么?

点完单再坐。”

了解的声响响起,

一如记忆中爽快容貌。

“一份拌面还有扁食猪腰汤。”

“好嘞,你的号码牌,

找个方位坐下吧。”

料理台上的食物照旧丰厚,

食材还在汤里浮沉,

大锅的鸭汤对外散发着甘旨。

花生酱早已研磨好,

和甜辣酱一同乖乖躺在碗底。

进口的汤鲜甜照旧,

生烫的重量让人满心欢喜,

弹牙的面条、浓郁的花生酱,

周边带着厦门风味普通话,

身旁穿戴睡衣的老大爷,

全部好像仍是儿时容貌。

一口面条下肚,一嘴鲜汤进口,

那如百爪挠心的思念,

逐渐散失无踪。

吸吸鼻子,多么幸亏,

幡然回忆时,你仍然还在。从1985年起就驻守于此,它早就成下场口巷中不可或缺的存在。

哪怕周围邻居一户户搬离,照旧情愿为了这口鲜汤和拌面特地回来一趟。

32年间,

哪怕遇上台风天,

从下午4点到清晨,

空气中都会飘荡着鸭汤的鲜香。

夸姣的东西总是自带光辉,在网络上,局口拌面逐渐传的神乎其神。

名望一开,门客天然来。

每次路过,冷巷里都挤着一堆等候美食的门客。

很多拿着手机对着地图探索过来的游客,一边诉苦糟糕的环境,一边暗暗等待行将上桌的甘旨。

但哪怕游客数量不断添加,

这儿照旧是老厦门心里私藏的美食小店,

情愿很多次在寒酸的雨棚下,

挤在游客中间,

安抚深夜空瘪的胃。

即便店肆名望不断扩大,

店家也一点点没有计划扩张,

手中出品,也没有打任何扣头,

品种也和曾经一样,

只卖拌面,生烫和拌鸭肠。

无论外界纷纷扰扰,

安守着这一方小天地,

仔细熬着手头的汤,

拌好手上送出的每一份面。

汪曾祺书里说,

“记得旧时好,随爹去吃茶,

门前磨螺壳,巷口弄泥沙。”

我们所思念的,

不仅仅是那口甘旨,

仍是当年那个自己。

最地道的小吃,

有时候滋味纷歧定是最好,

但往来的客人,

吃的也更多是一种情怀,

一种对传统美食的惦念。